高皇早期的“地下党”

毗邻淮河岸的高皇,地处凤台东北、一溜十八岗的东首,是怀远、寿县、凤台三县交界边区。这里物阜天宝、人杰地灵,史有“收了大河湾,顾了半个天”之说。 …

蔡城塘,因你而美丽!

初春时节,气温回暖。南迁的鸟儿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思念,做好了北归的准备。蔡城塘的天鹅种群也不例外,经过一冬的养精蓄锐,它们跃跃欲试。时而腾空而起,时而贴湖低飞,时而交颈吟唱,时而嬉戏高歌……此刻,它们既... …

《淮南子》与淮河文化

汉初淮南国国王刘安,带领以“八公”等著名的三千人门客,在被人们称为“四渎”之一淮河边上的淝陵山(今八公山)炼丹求仙,著书立说,创造“牢笼天地,博极古今”的千古奇书――《淮南子》(又名《淮南鸿烈)》。自... …

奶奶,我好想你

石永利 每年清明,我都会陪同父亲去给奶奶扫墓。一晃,奶奶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多年了,坟头上的草绿了黄、黄了绿。我常常在想,如果奶奶活到现在,一定是位耄耋老人了;如果奶奶活到现在,一定是位幸福的老人! …

湿漉漉的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也许是因为节气的缘故吧,记忆中几乎每个清明都会下雨。尽管有时候明明天气晴朗,但内心早已是细雨绵绵。于是,注定每个清明都是湿漉漉的。 …

清明追忆

翟乐华 老家门前有一个很深很长“弯弓”形状的池塘,池塘周围柳树婆娑成荫,摇曳生姿;槐树高耸入云,遮天蔽日。尤其是到了夏天,池塘就成为我孩子们玩耍的乐园。 …

我想在淮河边种些橘树(外一首)

刚刚好 不知从哪一天起 我有了一个愿望 就是想在淮河边上种些橘树 …

长相思・清明

管建华 母去后,父去后,年年清明祭坟头。只有泪横流。 日悠悠,夜悠悠,料得此恨永难休。风雨哪堪愁。 …

清 明

王蕴涛 岁岁又今晨,烟雨断人魂。 焚香寄思情,叩首谢亲恩。 常忆旧时音,青衫满泪痕。 …

春色无边

周末的清晨,被几声鸟鸣声唤醒,推开窗子,一切都是刚睡醒的样子,空气中混合着各种花的香气。春雨密密的,清清爽爽的春雨里,蕴藏着满满的柔情,偶尔有雨丝飘到脸上,很轻柔,似恋人的手轻轻抚过脸颊。踩着春日的细... …

也说榆树钱

就在这些天,许多土菜、野菜进入百姓饭桌,像荠菜、槐花、榆树钱等还是好吃的,味也很鲜美。前几天,我爱人从菜市场买了新鲜的榆树钱,当看到久违的榆树钱,我心头不由自主地涌起当初在农村工作时的情景,一时陷入了... …

追忆我的大学时光

鸟啼新叶藏,蝶舞菜花香。折柳人独立,晓风思北航。 记得大学报到的那天,我如刘姥姥初入大观园,一位戴眼镜的女生帮我办理了入学手续。那时的我,常常流连校园的荷塘,那杨柳依依、荷花盛开的地方。大二时,夏天清... …

柳笛(外一首)

聂 浩 那时没有风筝 只有哥哥做的柳笛 他选准柳枝截下来 在手里搓啊搓 …

春来了

童 喜 我沐浴着春日的阳光 悠然欣赏着园里的小草 风温柔地吹过我的指尖 …

曹广海曹广梅 曹门二将抗战为国耀门庭

  在寿县小甸镇革命烈士陵园的公墓内静静地安卧着两位烈士,他们是从王家岗曹家大院走出的兄弟俩,开国少将曹广化的堂弟,也是家喻户晓的“曹氏三门七烈士”其中两位。哥哥叫曹广海,是曾经令敌人闻风丧... …

榆钱淡淡香

“榆钱儿――榆钱儿――两元一斤――一斤两元――”鸡叫三遍,东方破晓。天刚蒙蒙亮,公园门口自发形成的“露水菜市”早已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

寒食是插在春天的柳条

关于寒食节的印象,最初是来源于古诗“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

背背父母的书包

一天,孩子跟小伙伴们出去玩,回来后对我说:“妈妈,我想要一个新书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