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满于山,情注于水_淮南信息网

寿州孔庙院内的千年银杏下,经常可以看见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头,面容清癯,精神矍烁,一边弯腰伺弄着追逐落叶的小孙,一边抬头与过往行人打着招呼,满目慈祥,一脸笑意。如果没人介绍,谁也想不到,他就是寿县美术家协会主席张君法老师。
  认识张老师颇具戏剧性。那时我刚从乡村调到县城工作,想请人画幅中堂挂在新房装抬门面。文友推荐说,找张老师!我一脸懵懂,哪个张老师?文友说,张君法呀!张老师好说话,喜欢爱好文艺的晚辈,你找他,不会“掉地下”。张君法是古城著名画家,名号如雷贯耳,问题是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我去吃了“闭门羹”,多难为情?!文友见我懦懦,干脆地说,你甭问了,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没过多久,文友便带话过来,张老师的画作完成了,你去一趟,看看怎么装裱合适?
  孔庙旁边一个低矮的披厦房,就是张老师的画室了。张老师平和近人,和蔼可亲,一点架子没有,跟小城一些喜欢装腔作势的所谓“大师”,形成了鲜明对比。身为名家,却活得真实。虽是第一次见面,我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老头”!
  张老师为我们递过茶水,然后返身展开案上的画作——
  画面上,山峰连绵,松涛滚滚,一袭清泉自山涧跌荡而下,绕过山脚一盏小亭,依依远去。细辨,溪流流往的方向有一条长河,犹如一条飘舞的白练若隐若现。小亭内,一位白须长衫老者手持黄卷,侧耳倾听,一时间竟忘了读书。
  这地方,不就是我们的八公山吗?
  对,是八公山。张老师笑吟吟地答道。
  如今,这幅“深山听泉图”仍悬挂在我家厅堂,不断接受着来访客人的赞许和艳羡。
  张君法老师是土生土长的“老寿州”,自幼生长在瓦埠湖畔。碧波荡漾的湖水,古色古香的君子小镇,街心青石条上蜿蜒的车辙,以及湖边五颜六色的蚌壳、湖面点点白帆、天边绚烂的晚霞,在其幼小的心灵中,深深地播下“美”的种子。上世纪七十年代,张老师从安徽艺术专科学校美术专业毕业,回古城后专门从事群众文化辅导和艺术创作工作。由于专业的关系,与司徒越、郭公达、朱松发、朱宝善、葛庆友、张在元等一批知名书画名家接触频繁,交往颇深,经常在一起交流艺术思想,获益匪浅。1986年至1988年,张老师来到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研修国画专业,得到亚明、魏紫熙、陈大羽、李坚晨、张文俊等大家指点。有段时间,张文俊教授领着他深入江南水乡对景写生,不知不觉中,张君法感觉到手上的传统表现方法被用在了写生中,随着画面的需要,取舍、移景、虚实、开合等处理方法,都派上了用场。张教授现场点拨说:“当美好的自然景物出现在你的眼前,你就会被大自然的美所打动,产生强烈的表现欲望,这就是激情。要抓住这个创作冲动,虽为写生,创作也在其中了。”这句话,被张君法牢牢地记在心田,受益终身。
  在学习创作的日子里,张君法师承古法,认真临摹和研究历代画家的作品和艺术理论,从五代山水画家的作品中揣摩古人扎实的写实功夫,从元代王蒙的作品中体会浓、淡、墨、点、面的综合运用,从董其昌的古雅秀润到王原祁的“淡而厚、实而清”中吸取营养,融会古人笔意,体会探求其笔墨技巧和创作思想。可能受古城深厚文化底蕴熏陶的缘故,张君法师古却不泥古,尤其注重从千变万化的大自然中吸取营养。几十年来,他坚持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多次跋涉于皖南山区的奇峰松云中,漫步于大别山的溪水秀林间,奔走于长江流域的大小峡谷和茫茫太湖之滨的苏南水乡,拜师访友,写生采风,在漫长的治艺道路上完成知识学养和人生阅历的修行与积累,逐步摸索到很多山水画创作的“独门绝技”,实现创作技艺的升华和蝶变。比如,传统的绘画创作一般都是先勾勒再渲染,而张老师却喜欢把这种顺序倒过来,先用浓墨在宣纸上大胆铺笔,使纸面出现洇渗淋漓的效果,然后再勾画出物象,时隐时现,藏露交替,追求意趣,注重神韵,强调主观表现,不拘泥于生活中细节小物。有时根据需要,还在作品六、七分干时继续画下去,大混点、小混点,浓淡轻重的各种笔法恣意挥洒,很难说清采用了哪家之法。正所谓“无法中有法,不 齐之齐,不似之似,入于神化之境”也!
  张文俊教授在看了张君法在南京博物院举办的个人画展后,评价道:“每个画家都有自己的偏爱,君法偏爱黄宾虹老人,并上追石H、石涛和‘元四家’等,所以他的画,苍茫浑厚,元气淋漓,创作出一种幽静深秀的艺术境界。他喜用破墨积墨、用水、以墨为主,并运用掌握的传统笔墨技巧描绘他所熟悉的大别山、黄山、八公山等地的自然风貌。这不仅流露出他对山山水水的感受,而且抒发了对祖国山川无比热爱的情怀;同时也说明他不甘心沉醉于前人笔墨之中,学传统为我所用。这种学用结合的精神是非常可贵的。”
  真正萌生推介张君法老师的的想法,是在看到他的一部画集后,里面收录张老师大量以古城名胜、八公山景境和淮上风物为题材的山水画作品:恬润清幽的绿水青山,丛树密布的淮河两岸,河边村旁旷逸空灵的田畴,斑驳逶迤的古城墙,飞檐交角的城门楼,蜿蜒幽深的古街古巷,深邃静谧的民居,石径黛瓦,人在劳作,鸡在觅食,牛在憩息,鸭在戏水……“大凡人之感于事则必动于情,然后兴于嗟叹,发于吟咏,而形于歌诗矣(唐•白居易)。”画家其实也是这样,透过《寿阳八景》系列、《八公农家》组画等一帧帧画作,张老师向人们传递和交流着对家乡的深刻理解和满腔热爱,让我们记住乡愁,品尝到浓浓的乡情,恍惚间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后来,张老师又牵头举办 “画里寿州”画展,出版“画里寿州”画集,这些作品不求诡异,不故弄玄虚,只本本分分地画自己所眼见、所感受、所理解的家乡山水与风情,只是老老实实地以自己的精气神传达古城的精气神,自自然然地以自己的文化素养表述寿州的文化底蕴。这样的作品,惹人注目,令人动情,让我在展厅里久久流连,不愿移步。
  ——我得写写他!
  寿县美协艺术创作的路径正、风头足,呈现出一片朝气勃勃的“寿州气派”,正因为他们有个好的领头人。
  张君法老师却谦虚地说:“我性格内向,不会随波逐流,也不愿哗众取宠,只愿在淡泊平和的心境中,用自己的笔墨画出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画山要情满于山,画水要情注于水,要和自然交朋友,要拜天地为老师,将自己的生命、情感融会于 自然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中。(张君法《心路画语》)。”但我要说,这就是画家的大境界!只有这样画出的作品,才会有生机,才会有灵气,才会有新意。我还要说,张君法老师看似“独善其身”,实则已“兼济天下”,你以一腔“老寿州”热热而又静静的血液温暖着大家,你以一身浸透寿州文化的艺术细胞感染着大家,你以一手精益求精的笔墨技巧影响着大家,像春燕筑巢,痴心不改。我相信,今后人们在谈到寿县美术时,一定会提到谦逊低调、虚怀若谷的张老师;在论及对寿州文化有贡献的人物时,也一定会想到这个银杏树下含饴弄孙的“老头”!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