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一个夏天

夏日是最旺盛的季节,草木茂盛到了极点,小河涨满了水,天地间卷着热浪。

绿竹一节节地往上窜,像和时间赛跑。吊兰花冥想着一天要做多少事,甩开胳膊,像用力在划桨。草,知名的,不知名的,在原野上一刻也不停地跺着脚,好像马上就要跳出去,这一跳不知有多远。最沉不住气的是朝天椒,火辣辣的要和夏天比高低。说起来,西红柿性格就随和多了,但也不行,思想红彤彤得膨胀成一团火。蒲草是乡间的俗物,不曾想,也是很霸道,来不及眨眼,便呼啦啦涨满了泽塘,风起处,像一片有波浪的海。这个季节,能平静下来的事物不多,黄瓜算一个。黄瓜架蓬松着叶子,上面挂满了长长的像丝瓜一样的东西。不过,丝瓜长在秋天,再好顶不上用,倒是这长溜溜的黄瓜能解夏天的急。摘下一根,嚼上几口,狂躁的心立马便和缓下来。

季节在奔走,夏天最疯狂,太阳摇荡着一轮火球一个劲地往前滚。风想说些轻松的话,想不到掀起的却是一层热浪。河川不息,山脉稳住脚跟想心思,万事万物一口气要做完各自的事。五谷埋下头去不说话,蝉不知夏天为什么这样急匆匆地走又急匆匆地来,天天响着嗓门不知疲倦地问个不停。油菜花一走,槐花就来了,灼艳的南瓜花不只为观赏。夏天的心思不张扬,夸张的是热烈。太阳赫然散发着热力,夏思已弥漫天地了。

芦花还没白,大自然的园子里万般未竟的事一个接一个。蜜蜂像一球球绒絮,逆着阳光和风斜飞。这小东西,宛若梦幻般的身影怎会总是在路上?木栅栏边上,花朵一丛丛地开,粉色的,红色的,还有紫色的。它们像星星,还像一双双渴盼的眸。嘿,这一群爱做梦的孩子!

热浪压过来,天空颇似低垂的帘,灰喜鹊差点骚动起来。冈峦耸翠,田畔吐绿,柿子一眼看到秋天里,五谷仍是埋头不说话。

我想作一幅画,画一个真实的夏天,须饱蘸一下黑墨,着墨淡了,画不出它的炽烈。我想画一个夏天,先画它的面孔,再画它的翩翩绿衣,想不到,却画出一个月色溶溶、明净如水的夜。(董国宾)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