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芳华

天气渐冷,母亲的生日即将临近,我在离家五百多公里的他乡思念她,甚至开始思考她的一切。除了祝福,我是否真的关心、了解她?我开始思考。
我的母亲是亿万个母亲中最普通的一个,知识不够渊博,思维不够开阔,对孩子也缺少些民主精神,现代母亲的优秀特质她少有。但她矮小的身材之中有着高大的形象,笨拙之中有着睿智,柔弱之中有着强大。
随着子女的逐渐长大,母亲成了我们家中身高最矮的人,同时她也是家中年龄最大的人,她几乎是包办一切的女主人,似乎父亲也依赖他。她一操心,就操心了二十年。
二十年前,孤身一人来到外地寻找工作,白手起家,逐渐带去了一家子。我后来听长辈说,母亲以前住过环境极其嘈杂、仅几平米的小房屋、请假回家代表父亲去参加奶奶的葬礼并饮一些人“泼”的凉水、雪夜里拖着父亲去找工作、在父亲不敢签字的手术协议上签字……那是我未曾参与、也无能为力的岁月。后来我参与进了她的生活,那时的她常常包揽家务,常常因为弟弟的顽皮惹事而怄气……她一苦就苦了二十年,即便这样,她依然乐观开朗。她喜欢大声说话,也喜欢憨憨地笑,但那笑容中流露着些沧桑。
曾经端详过母亲年轻时的照片,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白皙的皮肤、清秀的五官,有着涉世未深的纯净。如今眼前憔悴、瘦弱的她,历经了生活的磨砺,好像真的老了。二十年前,她还风华正茂;如今,她的芳华即将逝去。
二十年的磨砺,日子如酒,她这二十年的酒太烈,曾呛得她泪流满面。如今,当她把酒的余味倾吐出来时,是对我谆谆教导的醇香,那醇香中有着独立、坚强、吃苦耐劳、自力更生、勇于探索的气味。
母亲的婚纱照是结婚十几年后拍的,她一直期待、盼望的独立的房屋等了四十多年才等到。如果母亲的幸福已来得迟,那么希望我的成长能够将未来的顺遂生活准时送达她手中;如果她的芳华即将逝去,那么我会携着她前行,去延长她的青春。
在母亲生日来临之际,我想对母亲说:将你的晚年生活交给我吧,让我来给你幸福。
肖李娟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