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棋结缘

与棋结缘,并非偶然。
我的父亲就是一个棋痴,经常有同事上门切磋棋艺。我小时候最喜欢看大人下象棋,隔着楚河汉界两军对垒,寸木动干戈,片纸生杀气,既神秘又有趣。看得多了,也有自己的领悟,有一次,看到一位叔叔举棋不定,我不顾“观棋不语”的棋规,说出一妙招,在大人们惊诧的赞赏声中,骄傲得好几天都乐滋滋的。
自以为高明的我到处找人对弈,在那个青葱岁月里,要寻得一两个棋友并非易事,没办法,只好培养固定的伙伴。拉着同桌就要收她为徒,她也一副崇拜的样子,于是我便俨然做出师傅模样。一整套棋得来也不易,是从大人们废弃的棋子中拼凑来的,棋盘可以自己在纸上绘制而成。我家至今还保留着几张当年自己绘制成的棋盘,粗糙而泛黄的页面,模糊而弯曲的线条,曾经,不知有多少缤纷的童趣在这上面演绎。
稍微年长一些,开始看棋谱。钻研棋谱是学习下棋的必由之路。闲适的午后或是静谧的夜晚,沏上一杯香茗,端坐于古色古香的藤椅上,手棒一卷棋书,摆好棋盘,楚河汉界,双方棋子都由我一人来按名家的套路运作。纵观整个过程,像是在模拟古代战争场景,每一局都在咫只棋盘上演绎着金戈铁马,跌宕起伏,实在是神奇!
最妙的事便是棋逢对手,来场实战演练。每一个棋子都是一个灵动的生命,它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其它棋子。因此,在举棋之前需要精打细算和运筹帷幄。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一盘下来,很是费时费神。等到棋艺精深了,棋友越来越多,经常可遇到相投合的棋友,杀得星辰满天,实在是快哉痛哉。
时光飞逝,转眼我已步入中年。输也好,赢也罢,我对下棋始终情有独钟、乐此不疲。棋局的变化多端,总是能让我兴味盎然。
饶 尧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