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过年

进入腊月的门槛儿,连续收到两条微信。其中一条是“未来一个月的业绩,决定了你‘回家过年’的模样,所以从现在开始的分分秒秒都更要撸起袖子加油干。生命中没有一种状态,比不懈地奋斗更能让我们活得体面和理直气壮!”
另一条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不是我们怕冷恋被窝的理由。我们要像梅花那样顶风冒雪、昂首挺胸,潇潇洒洒、拼搏奋斗,朝着梦想的目标前进,带着梦寐以求的成果――‘回家过年’!”
两条微信分别来自两位在南方和北方打拼的老朋友,大意却不谋而合,最终的落脚点都是――带着收获,回家过年!
读着微信,我不禁百感交集,以前临近春节、归心似箭回老家过年,以及老家过年的情景,一幕一幕在眼前交集融合,历历在目:虽然是寒冬腊月,乡下的集市(俗称年集,闲集)却异常热闹。因为在农耕时代,乡亲们一年到头农具不离手,锄草施肥,在田间地头忙忙碌碌,终日不得闲。只有到了腊月,冰天雪地,无法耕耘劳作,父老乡亲才有时间歇息一下,欢天喜地,逛逛“闲”集。
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跟着母亲逛年集。熙熙攘攘的人群,花花绿绿的街市,我的小手被母亲紧紧地拉着,在集市上挤来挤去。烧饼味、油条味、爆米花味等混合在一起,伴着小商贩的吆喝声,声声入耳,热热闹闹地刺激着我的感官。买几样平常舍不得吃的水果,再买几串鞭炮,几筒烟花,几根蜡烛,我就不愿意在人群中拥挤了。
这时母亲把竹篮放在路边,让我看着。她仍然乐此不疲,乐呵呵地挤进人群,又乐呵呵地走出来。买的东西不多,全在那份忙活劲。遇到收成好的年份,母亲才舍得花几块钱,给我和姐姐们各买一块布料,请村庄东头的杨奶奶帮忙裁几件新衣服,等到大年初一穿。
逛年集的时候,我最乐意贪恋的地方是那些玩具摊位、小人书摊位,尽管摊主用力叫卖、极力推销,但我从不奢望母亲会买。因为我知道,那时候家里没钱,吃、穿有时都犯愁,玩具、小人书更是可望不可及的镜花水月。在玩具摊位、小人书摊位前逗留几分钟,也就解解眼馋罢了。偶尔母亲也花几分钱给我买几颗糖果或糖豆,这足够解馋了,我也心满意足,更没有别的奢求。
大年初一早晨的那顿饺子,都是母亲亲自和面,亲自剁馅,亲手包的。因为加入了母亲默默无闻的付出和辛劳,煮出来的饺子更加喷香可口,吃在嘴里,暖在心窝。
“逝者长已矣,生者当如斯。”如今母亲去世5年了,我对过年的喜悦之情也越来越淡,再也感觉不到曾经的那份渴望和期盼。细细想来,年的味道,大概就是母亲的味道,就是老家的味道。只有母亲在,年味才有滋有味,老家才有磁石般地吸引力。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2019己亥猪年春节来临之际,衷心地祝愿能够回家陪父母过年的新老朋友:带着微笑,一路平坦;带着梦想,飞得更远!
翟乐华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