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母亲

亲爱的母亲,您还好吗?女儿知道,这封信永远也无法寄达了。但,我还是要写给九泉之下的您。    

母亲,您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小时候,您是跟着姥姥姥爷逃荒要饭长大的。不到二十岁,您就嫁给了同样贫穷的父亲。爷爷去世早,奶奶身体不好。婚后,作为家中长子的父亲,一直在外打长工,是您,用单薄的肩膀,扛起了全家的生活重任。您和父亲成亲的时候,我最小的叔叔还不到一岁。长嫂如母,父亲的四个弟弟一个妹妹,都是在您的抚养下长大成人,并一个一个成家的。

后来,分了家。迫于生计,父亲进了瓷器厂工作。可是,那些穷急了的亲戚,总是一拨接一拨地去找父亲。不为别的,只为能混得一顿久违的饱饭。这样,父亲的工作,不但没有改善家里的生活状况,还让您积劳成疾,得了严重的坐骨神经痛一度瘫痪。您在床上整整瘫了两年,才经过手术重新站起来。

重新站起来的您,不顾医生的忠告,再一次投入到繁重的劳动中,种田、养猪、养鸡鸭、做香……家里才渐渐有了起色。可是,我五岁那年春天,父亲耙地时扎烂了脚心,得了破伤风,家庭的重担再一次落在您身上。而那时候,大哥二哥已经上学。看到您的辛苦劳累,懂事的他们都决定退学帮您减轻负担。但一字不识的您,却更加懂得读书的重要,硬是连打带骂,把他们送回了学校。

大哥、二哥成年后,您又把他们送进军营。记得二哥刚到部队不久,因为第一次远离父母,远离家乡,又担心大病刚愈的您,便产生了想家的情绪。您收到二哥的来信后,立即请来村里的小学老师给二哥回信。信里,您千叮咛万嘱咐,让二哥安心训练,说您的病已完全好了,让二哥不要担心。其实那时,您正因为血吸虫病复发,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卧床不起,脚肿得像木桶。

记得那年高考前夕,您又因血吸虫病复发住院了。那时,已实行包产到户。我和弟弟上学,家里只有父亲一个劳力,又正值麦收,我便请了假到医院照顾您。可是,为了不影响我的高考,您硬是赶我回学校上课,说高考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能耽误了。我哪忍心把您一个人丢在医院呢?您竟用拒绝治疗来威胁。我只能含泪离开医院。

在我的记忆里,您一年四季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没有吃过一顿安泰饭。总是丢了锄头拿镰刀,忙了地里忙家里。好在,我们都没有辜负您和父亲。两个哥哥和弟弟在部队都提了干,我也考上了大学。

按说,您的晚年应该可以享清福了。我们兄妹几个也都曾提出接您和父亲到城里生活,可您总说不习惯。其实,更多的原因是您不愿给儿女添麻烦。直到七十多岁,您和父亲还坚持下田劳动。

可是,由于过于透支健康,您后半生一直身体不好,心脏病、骨质增生、胃病……一直折磨着您。2009年5月,您又被查出患了肺癌。为了不让您担心,安心配合治疗,我们决定隐瞒您的病情。从那以后,您基本上一年要在医院里呆上半年。

2011年9月20日,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痛苦日子,那一天,我永远失去了我亲爱的母亲。

时至今日,您已离开我们八年。八年里,我一直生活在无尽的思念里。

写到这里,我已泪如雨下。就此停笔,愿母亲的在天之灵安息!(武 梅)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