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惊艳”赞小乔――评黄梅戏《小乔初嫁》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苏轼的一首《念奴娇・赤壁怀古》,数尽了三国的风流人物,给后人留下了无限的遐想;而如今安徽省黄梅戏剧院以一台《小乔初嫁》,更是把一个传说中的“女神”送还到人间。

  青年演员何云以她至真至纯的本色表演,情深意重的舞台声腔,为我们还原了一个有着普通人情感和脉动的美丽女子――小乔。她是温文而雅的邻家妹妹,她是救民危难的观音娘娘,她更是仁心大度的小乔夫人……

  在这台新编创的黄梅大戏中,所有的编创人员都特有默契地让小乔的美拂去了千年书页间的寒意,把安徽出产的这位美丽女子,描画得可亲可近,可圈可点。因她的善良和真挚,她的美显得那么温润,春风拂面;因她的勇气和担当,她的美显得如此豪迈,荡气回肠。

  一度惊艳为其柔。小乔初嫁,琴瑟和谐,她没有一点大都督夫人的架子,携夫君去看望过去的闺蜜叶儿姐。门帘外,一身粉色美姣娘装束的小乔第一次亮相,一声“是我哎”,一副羞答答邻家小妹般的少女情状,柔情似水,娇美如花,,给了观众第一次惊艳。

  小乔和叶儿姐姐聊私房话,为她排解家庭烦忧,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平凡普通的小女子做派,却也为展示黄梅戏清新、生活的剧种优势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以写实的手法在舞台上展现一个回归生活、远离纷争的寻常小乔,正为后面塑造光彩照人的巾帼英雄般的小乔做了很好的铺垫。

  二度惊艳为其善。曹操大兵压境,派出使者,以东吴献出小乔便可退兵的险恶伎俩,意图离间东吴军士。无意中知晓了曹操奸计的小乔不想让夫君的英名受辱,毅然独自过江奔赴曹营。江天寥阔,何处写悲凉?一边是为了江东父老免遭涂炭,文弱女子挺身而出,义无反顾;一边是担心爱妻的安危,情重将军江边追妻,心忧如焚。《过江》一场成为全剧的重头戏,在导演设定的舞台情境中,饰演小乔和周瑜的何云与梅院军表演得不急不火、感情到位。家事、国事,小节、大义,句句入心。何云的几句清唱,更唱得人潸然泪下。

  舞台上,一身素衣的小乔美若天仙,这次让人惊艳的是其果敢与善良。过江时,她想的不是自己可能面临的危险,而是叮嘱夫君放了因思乡心切而听信传言的王小六等逃兵,让他们戴罪立功在战场;让夫君把自己准备的小衣裳转交给即将临产的叶儿姐。善良的小乔平凡的言语中映射出的是人性的光辉。而江对岸,见到小乔的曹营士兵同样hold不住,他们既为小乔的美貌而惊叹,更为小乔的出现,曹丞相将罢兵而狂喜。士兵们终于可以回青州老家了,在他们眼里,小乔就是那大慈大悲的观音娘娘,她是美的代表,更是善的化身。

  三度惊艳为其仁。小乔来归,同样把持不住的是曹操,他既没了攻打东吴的借口,也为不能赢得美人小乔的芳心而烦忧。他身边的名医华佗曾是小乔的老师,不齿曹操所为的华佗以自己是医生而非媒人为理由,断然拒绝了为曹操去说和小乔,恼羞成怒的曹操把华佗重打四十大板关进死牢。

  曹操安排楼船置酒,邀来小乔饮酒赏月。舞台经验丰富,唱功了得的梅花奖演员董成唱出了曹操的跋扈和霸气,年轻的何云在这场对手戏里同样表现不俗,有理有节,以柔克刚,把个老奸巨滑的曹操驳斥得理屈词穷,气急败坏。东吴反攻,曹操头风病发作,被打的华佗再也唤不回来,危急时刻,跟华佗学过医术的小乔拿过华佗留下的药箱为曹操扎针。舞台上放下匕首拿起银针的小乔美得让人惊艳,而她悬壶济世的医者仁心也最终感动了曹操,曹操发自内心、恭恭敬敬地唤了一声“小乔夫人”。

  小乔的美在曹操的那一声呼唤中被定格,被升华。女人以她特有的方式结束了一场血腥残酷的战争。一个丰满立体的美女小乔最终在黄梅戏的舞台上站立起来,熠熠生辉!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晓敏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