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综合电影222

2.彭骏,男,1970.12出生,2019年4月去世,群众,生前系淮南东辰集团员工,淮南东辰集团推荐。东辰集团从淮南矿业集团主业中分离后,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多,综治维稳工作一直压力极大。彭骏在一线工作4年多来,处理维稳案件2000余件,接待相关人员5600余人次,一般问题案件的办结率达90%以上,多次圆满完成各项任务,受到上级领导和单位同事的高度好评。“勤劳、好学”是同事们对彭骏一致的评价。挑起工作“大梁”后,他将“老马工作法”本地化,总结出接地气的接待“三原则、四步骤”。几年内,妻子和父亲先后身患绝症并相继去世,他孤身抚养照顾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2018年、2019年全国、全省“两会”历时49天,彭骏始终挺在维稳工作的最前沿。在彭骏去世的前两个月,数千人曾在省、市多个部门重复反映问题,彭骏展开调解与解释工作,劝返了数千群众,5天超负荷的工作诱发急性咽炎,使他无法正常发声……2019年4月17日8时27分,彭骏因积劳成疾突发心梗,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年仅49岁。
3.肖金龙,男,1989.1出生,党员,市消防支队潘集大队副中队长,市消防支队、潘集区文明办推荐。肖金龙参加工作十年来,在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中,身先士卒、屡立战功。2017年11月2日,潘集区东联粮油公司浸出车间发生爆炸燃烧。肖金龙带队抵达现场后发现一个罐体已爆炸变形,喷溅出来的油形成了流淌火,引燃了周边可燃物,旁边的罐体也烧至通红。肖金龙带领攻坚小组,面对空气中弥漫的毒气和随时可能发生的爆炸、倒塌危险,第一时间对爆炸的罐体进行处置,将火势牢牢控制住,使地下存储的10吨溶剂油安然无恙。就在众人松了一口气时,他觉察出变形罐体发出的特殊响声,他判断出这是二次爆炸的前兆,立即下达撤退命令,不到一秒,罐体爆炸,走在最后的他被冲击波推出几米远,身上多处擦伤。他先后成功参与处置“11.7”平圩电厂三期卸煤栈桥脚手架坍塌事故救援等重大灭火救援战斗,累计完成急难险重的灭火、抢险救援1000余次,成功疏散营救遇险群众240余人,保护人民财产近800万元。
4.鲁学义,男,1975.9出生,党员,凤台县市政管理处广告股股长,凤台县文明办推荐。鲁学义1995年参加工作,2002年调入凤台县市政管理处工作,主要负责城市“牛皮癣”整治和城市户外广告设置管理工作。从进入市政广告股的第一天开始,每个清晨,天刚蒙蒙亮,鲁学义就开始走街入巷、上路巡查,所有主干道路两侧的公共设施、墙体在八点钟之前全部巡查到位,并把发现的问题一一处理掉。在城市“牛皮癣”高发时期,经常一夜之间数百条非法小广告铺满县城各个主干区域,清理工忙不过来,鲁学义就和广告股的同志们一起上。松香水很常用,但腐蚀性很强,鲁学义每年双手都会腐蚀掉几层皮。为了保持常态化效果,鲁学义和同志们挨家挨户的向各个商住户宣传政策,遇到一些不理解甚至蛮横的商住户,还得不厌其烦的做思想工作直至其理解支持。天道酬勤,全县的“牛皮癣”整治工作走在了周边区县的前列。
2.周茂兰,女,1955.4出生,群众,田家庵区朝阳街道电力社区居民,田家庵区文明办推荐。周茂兰的妹妹周茂才患有精神残疾,母亲年事渐高且患有肝病。为了照顾两人,患有子宫癌的周茂兰还在手术和化疗的恢复期,就承担起了照顾两人的重担,一照顾就是七年。她和母亲、妹妹同吃同住,照料两人衣食起居。妹妹经常大小便失禁,周茂兰经常一天要为她更换几套衣服被褥,反复打扫清洗。她还要时刻注意着妹妹,防止她砸窗户、扯电线、开煤气、摔东西。妹妹因为精神残疾,性情狂躁且有暴力倾向,周茂兰总是默默忍受。照料两人让本来身体就处于癌症康复期的周茂兰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她同时患有心脏疾病和脑梗。在亲友的劝说下,现在周茂兰每天风雨无阻,一早去母亲那儿,照顾两人,晚上把两人料理好了再赶回家,撑起母亲的晚年,撑起妹妹的世界,谱写了一曲孝悌大爱、人间温情的赞歌!2018年她当选为田家庵好人。
3.杨修霞,女,1972.7出生,群众,八公山区新庄孜街道新培社区居民,八公山区文明办推荐。1993年的一场意外,杨修霞失去了左小腿,属于肢体三级残疾。2006年,杨修霞的公公不幸患上脑梗,左半边身体失去行动能力,只能躺在床上。杨修霞的婆婆早在1999年就得了冠心病,平日里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2015年把胯骨给摔断了,无法进行手术。为了家庭,丈夫一个人早出晚归赚钱养家,而照顾二位老人和年幼孩子(还有一个借住的侄子)的重担就压在了杨修霞的肩膀上。13年来,杨修霞一直悉心照顾公公婆婆,每天准时早起做饭,买菜,做家务,帮公公换衣,洗漱,一日三餐都将饭菜送到床边,喂他吃完了,自己才去吃。公公多年在床,无法自由活动,身上的肌肉已经失去了力量,肠胃也很差,就连上厕所都无法一个人解决,而且还严重便秘,在杨修霞的精心调理下才慢慢地好了一点。2018年7月,85岁的婆婆在杨修霞悉心照顾十余年后走了,儿子刘深也终于成年了去当兵,杨修霞孝老爱亲的故事还在继续。
每年9月,是郑州新郑国际机场最繁忙的时节。当苹果年度性的秋季发布会结束后,距离机场只有数公里的园区就开始紧张有序地交付——从2011年开始,这在新郑机场成为一种常态。
这就是负责代工全球一半苹果手机的富士康郑州科技园,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为“苹果城”。从2010年为满足苹果需求投建,到次年3月第一条手机生产线正式投产,富士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和郑州科技园不仅为苹果提供了物美价廉的代工服务,同时也让河南一跃成为内陆省份里的进出口大省。不过,进入2019年,苹果业绩遭遇滑铁卢让这里蒙上一层阴影。对于iPhone销量下滑所带来的影响,在郑州和深圳富士康科技园工作的员工感受更为直接。“之前厂区到宿舍都可以坐班车,不过现在接送的班车取消了。”工作一年有余的设备调试工人王小君(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班车去年8月取消后,富士康的工人只能步行20分钟回到宿舍。随之消失的福利,还有员工宿舍里的洗衣服务。在富士康员工看来,这些细节透露出郑州科技园与已往不同的景象。
富士康深圳龙华科技园附近劳务中介的招工现场。摄影/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实习生 王浩然
深圳园区开启招工模式,劳务中介称员工加班费减少与郑州厂区的冷清相比,深圳富士康早已开启火热招募。从大年初七开始,劳务中介“倾巢而出”,厂区周围的公交车站和地铁口都能看到这些人的身影。在记者走访中,多位自称是富士康内部员工的劳务中介向记者“推销”各类富士康岗位,甚至主动邀请记者到龙华科技园参加当天的面试。“富士康毕竟是世界500强企业,越是好的岗位越是需要早一点来上班。”劳务中介向记者表示,当天面试完成后,只要面试通过,富士康可在当天或次日立刻安排住宿,获聘员工需立马上班开工。对于富士康员工来说,加班费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在生产旺季,尤其是每年9月苹果新品发布前夕,普工的收入可以较淡季翻番,最高甚至可以达到上万元。而在富士康,年轻人选择做正式工的意愿并不大,理由是不用扣除五险一金的临时工到手工资更多。在他们看来,正式员工虽然有机会升职做线长,但工资只不过多出几百元,如果没有计划在富士康长做,没有必要选择当正式工。苹果手机滞销,对工人的加班收入带来明显负面影响。在龙华科技园往北十几公里外的观澜科技园,是富士康在深圳的另一个重要园区,劳务中介称这里多为正式员工,原本工资比不上临时员工的他们,因近期加班费用锐减而感到不满,虽然富士康会主动将这些人调到龙华科技园上班,但收入无法与以前相提并论。苹果销量不佳,华为成了工人们眼中的香饽饽。有龙华科技园的员工向记者表示,iLVG部门主要负责华为等手机的金属支架,是近期加班较多的部门,他认为今年负责华为手机相关的部门都会很忙。市场研究机构IDC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iPhone在华销量同比下降20%,而华为则大幅增长23.3%。
美国东部时间1月29日,苹果发布了2019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显示,公司当季营收为843亿美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199.65亿美元,同比下降0.5%。
这艘由库克掌舵的大船在商海中遭遇减速。而在此之前,苹果采用了减产、降价等策略,意图扭转战局。作为苹果产业链上的“巨头”,富士康和伯恩光学在苹果的策略调整中首当其冲。苹果打个喷嚏,供应链就感冒了。
“苹果销量下滑,我被辞退了。”“从(2018年)10月初到现在,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1月中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富士康和伯恩光学时,听到不少这样的说法。
出入园区都必选刷卡或者刷脸才能通行的深圳富士康工厂戒备森严,散发着一丝神秘的气息。1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富士康的两个厂区外徘徊时和几名员工攀谈,听他们描绘着忙碌的工作环境、单调的生活以及销量不佳的iPhone。
需要最先说明的一点是,富士康产线工人的工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加班情况,如果没有加班,到手的工资并不高。
记者听到的是,富士康观澜科技园区的iPhone产线工人早在2018年10月初便不再加班,而这里是iPhone的主要组装地点。
“早上七八点钟上班,下午五点半左右就可以下班了。近几个月,我们的加班情况比较反常,从10月初到现在,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就算申请加班,每个月最多只能加36个钟。”张丽抱怨道:“现在的工资比较少。”
众所周知,抱上苹果的“大腿”,无疑将给供应链企业的业绩和知名度带来不小的助力,同时,依赖苹果也存在不小的风险。
2019年1月31日,苹果的股价已降至165美元左右,总市值缩水至7816亿美元。受苹果影响,富士康母公司鸿海(2317,TW)市值也跌破万亿新台币。自3款新iPhone上市以来,外界关于它们销量不佳的声音就不绝于耳,尤其是最近几周,苹果“砍单”、供应商下调业绩预期等一系列消息频繁出现。
距观澜区12公里外,是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相比观澜区的“清闲”,在龙华区工作的李晓忙碌多了,她和工友们每天的上班时间为早上7点到晚上7点。“从进了流水线车间就要开始工作,除了中午和晚上各一个钟的吃饭时间,我们都要在产线上做事。但如果当天的产量达到的话,可以6点半下班,如果产量达不到,就得7点半下班。”
富士康招工报名处的薪资待遇显示,试用期(1~3个月)员工的标准薪资为2300元,综合收入(含加班)为3500~4800元;试用期满(第四个月)标准薪资为2650元,综合收入为4200~6000元(适用生产作业员)。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综合收入的取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线工人的加班情况。周一至周五的加班按照每日变动的工价计算,2018年10月前后,工价为26~28元/小时,现在已经跌至20~22元/小时;周末双休时,加班按照双倍工资计算。“我上个月加班情况还可以。”说这话时,李晓微微露出了笑容,但不待记者再询问其他问题,李晓便行色匆匆地走开了。
圆圆是被调到龙华区工作的,她告诉记者,iPhone现在“已经收尾”了,可能是卖得不好订单少了,跟她同一批调过来的人主要是做华为手机。
随后,记者以应聘普工的身份前往富士康龙华招募培训中心。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想多赚钱的话,去做华为手机挺好的,苹果减产了,加班没有做华为的多。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