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断壁残垣

被雨洗了又洗

疯长的野草

多像时光的暗影

那口井还在

牵牛花缠缠绕绕斑驳的院墙

似要缠住我的一生

梁上的燕窝 落满灰尘

如我灰白的双鬓

老燕不在了

小燕再也没有归来(郑野)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