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蒸槐花

又到了槐花绽放的季节,洁白晶莹的花朵缀满树枝,在绿叶的衬托下婀娜多姿。清风徐来,空气中弥漫着甜蜜的芳香。这个时候,槐花成了时令菜,我最喜吃母亲蒸的槐花。

儿时,在乡下,每到槐花盛开的季节,我和哥哥就会用长长的细竹竿绑上镰刀,站在花事繁茂的刺槐树下,哥哥昂着头,颤巍巍地举着,用力勾下那些细细的开满花的枝条。枝条悠悠落地,我便开心地撸下那些似开未开、含苞待放的花苞。想象着晚上就有美味的蒸槐花打牙祭,一激动,常常会被槐刺刺伤了手指,流出殷红的血。可那有什么关系呢?和即将到口的美味相比,这点伤算不了什么。撸到快满一篮子时,我们就愉快地收工,把“成果”交给母亲打理了。

在等待母亲把生槐花变成一道清香扑鼻的蒸菜时,我和哥哥常常会不自觉地生出许多涎水。

母亲粗糙的手是神奇的。只见她用清凉的井水把槐花淘洗干净,加少许盐,然后把槐花放在阳光下晾晒。阳光和盐吸收了多余的水分,临近傍晚,槐花已经缩水不少。母亲找来一个竹匾,将槐花铺满,加面粉搅拌,拌匀后便摊入笼屉里蒸十几分钟即可出锅。

儿时的记忆里,母亲蒸槐花时是我和哥哥最期待的时刻。小小的厨房升腾起缭绕的雾气,醇厚清甜的香味四处弥漫。母亲把蒸熟后冒着热气的槐花倒入大铝盆里,滴上几滴香油,撒上一小撮新鲜的葱花蒜叶,白色的花,碧绿的梗,仅看着就让人流口水。我和哥哥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的手,盼她快快完成工序,开始我们的“饕餮之旅”。

母亲终于完成最后一道搅拌程序。热气未消,蒙蒙雾气里只见乳白中点缀着一抹翠绿,迫不及待地吃一口,绵软香甜,清新爽口,至今想起,依然是吃风浓烈、画面鲜活呢。

如今,每到这个季节,我偶尔也会买来一些槐花,蒸给孩子吃,没有经历过饥饿的她,吃得寡淡少味,而我,即使已吃不出当年的那个味,但我依然挚爱它。

槐花,最平常的植物,却是大自然馈赠的最天然的美食,简单一蒸,几滴香油,几片葱花,却温暖丰盈了往昔岁月里多少人多少贫乏单调的记忆呀!(柏发燕)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