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蔷薇

假日,去看望父母,父母住房在一楼,客厅的后窗正对着一户人家的门楼,门楼上盛开着一大簇蔷薇花。好久不曾看到这么热烈盛开的花儿,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绽放。这是重瓣的蔷薇花,粉红色的花瓣,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爬满墙头。花蕊正小心地从花瓣的间隙中四处张望,它们是在寻找夏的气息吧。一瞬间,那遍布故乡的野蔷薇,突然浮现在我的心头。

宋朝姜特立诗云:“拟花无品行,在野有光辉。香薄当初夏,阴浓蔽夕晖。篱根堆素锦,树杪挂明玑。万物生田地,时来无细微。”故乡的野蔷薇,没有任何人栽种,也不管肥沃还是贫瘠,就那样任性地生长着,沟渠旁,田埂上,旷野里;不在乎是否有人关注,是否有人欣赏。野蔷薇在我的故乡叫刺马苔,开在春末夏初的野蔷薇,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有它的地方,就充满色彩;有它的地方,就弥漫花香。

童年的我们,课业并不繁重,课余时间,除了帮助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家事,和小伙伴们疯玩笑闹便成了我们每天的必修课。

记得那时节,这一丛、那一丛的野蔷薇,在广阔的原野,开得恣肆张扬。一片片绿叶之间,数不清的花苞,盛开的、半开的、含苞的,粉红、白色、黄色的花朵,散发着馨香,摇曳在风里。触目所及,姹紫嫣红开遍,仿佛时光的袖子舞出的淡淡诗意。一场浩大的盛开,点亮了暮春的沉闷,开启了夏日的篇章。

小时候还不曾懂得野蔷薇的诸多妙处,只是爱美的我和伙伴们常常摘几朵花,插在辫子上。女孩爱美是天性,尤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物资相对匮乏,小姑娘们便就地取材:山芋梗可做成耳垂和项链,柳条可制成帽子和项圈,头上发梢点缀着花儿……。尽管野蔷薇浑身是刺,我们也全然不顾,小心翼翼地采摘,就算被扎了也不放在心上。记得有一次我戴着蔷薇花回家,后院的大奶奶笑着夸我,“丫头今天就像小仙女一样漂亮啊!”。当时的我,羞红了脸,心里却有一种甜蜜和骄傲的情绪在滋长、蔓延。于是,每当野蔷薇盛开的时节,我的头上总少不了几朵蔷薇。如今想来,不禁哑然失笑,儿时的自己活脱脱一幅小傻大姐的形象。

野蔷薇的花语是:浪漫,自由。她有曼妙的身姿,那几片素雅的单瓣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浪漫而诗意;她有自由自在的性灵,那淡淡清新的香味洒满原野。看到美丽诗意的野蔷薇,闻着它散发出的香味,感觉身心都飞扬起来。不似家养花草的香气那样矜持,那是一种生动活泼的味道,乍一嗅,泼辣放肆,细细品,则清醇淡雅,似乎不醉了你就绝不罢休。只要你稍稍靠近一点,就会被蔷薇花熏香衣袂。在城市喧嚣的马路边,在乡间寂静田野里,野蔷薇以她特有的魅力,始终露出灿烂的微笑。

野蔷薇还具有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看那五片圆圆的花瓣簇拥着的花儿,花蕊向上,坚定不移,稳健而又端庄。那一朵朵盛开的野蔷薇,如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抚慰孤寂的心灵。无关季节变换,执意地蓬勃葳蕤,撒播芬芳,而且要开就开得惊心动魄。

我身边其实就有很多如野蔷薇一般,普通平凡而又温暖努力的人们……(庞凡)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