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再来

表妹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爱说爱笑,坚强乐观。然而,生活却并不眷顾她。

中专毕业,表妹被分配到本市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上班,让很多人羡慕。然而,没几年,红红火火的一个大厂子,说倒闭就倒闭了,刚过而立之年的表妹成了下岗工人。那时,表妹的孩子才两岁多,她被迫做了一个“全职”妈妈,日子也越过越紧巴。

孩子小学毕业,为了贴补家用,也为了不与社会脱节,表妹就在一家私人服装店当了一名营业员,每月有三千多元的收入。日子才渐渐宽裕起来。

表妹的孩子很争气,初中毕业,考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为了让孩子能更安心地学习,决胜高考,表妹和妹夫商量后,决定辞职,当陪读妈妈。不过,家里的日子再次陷入紧巴巴的状态。生性乐观的表妹,却始终乐呵呵的。她自己很少吃荤菜,说是为了减肥;她很少给自己买新衣服,而是把好姐妹不穿的衣服拿来稍做改动,便又成了一件非常别致的“新衣服”。孩子上课期间,她常到学校附近一家花店义务帮忙。其实,生性喜爱花草的表妹,也是在偷偷学艺。因为,她也一直有个愿望:开个花店。

争气的孩子没让表妹的三年辛苦付出白费,高中毕业,顺利考取了北京的一所211大学。高考成绩出来以后,表妹带孩子到海边玩了一趟,回来便开始筹备开花店的事。可她刚物色好小店的位置,年近八旬的婆婆就得了中风,生活不能自理。妹夫老家在安庆农村,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两个姐姐都是农民,土里刨食,一年四季地忙碌,没有闲暇照顾偏瘫的母亲。表妹便主动提出把婆婆接到城里来,由她照顾。开花店的事只能暂时搁置。伺候婆婆,表妹很尽责也很孝顺,端屎端尿,喂药喂饭,擦身按摩,常常连个囫囵觉都难得睡。这一照顾就是三年多。三年后,婆婆走了,表妹决定把花店开起来。

她向亲朋好友借了钱,盘了一个小店。去年情人节,表妹的花店终于开张了。由于她待人和气,服务周到,鲜花品种齐全,价格合理,第一批进的花很快就卖光了。这让表妹很兴奋,生活仿佛向表妹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眼见着2020年春节就要到了,又一个鲜花销售的旺季就要到来。表妹又借了一笔钱,进了很多货,打算大赚一笔。然而,上天又跟表妹开了个“玩笑”。一块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全国,一时间,小区封闭,店铺关门,整个小城成了“空城”。待小城解封,店里的鲜花已蔫的蔫,烂的烂,死的死,损失惨重。

我想,这次表妹肯定要哭了。怕她伤心,我打电话过去想安慰安慰她。没想到,表妹依旧乐呵呵地说:“姐,没什么,大不了从头再来。”

表妹的话让我震惊也让我感动。“大不了从头再来”,说着简单,可又有多少人能做得豪迈?

但细想,事实上,也只有从头再来,才能有获得新生的机会。陶渊明在《归去来兮辞》里,不就有“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的句子吗?既然过去的已不可挽回,也只有靠未来去补救。

如今,表妹的花店已恢复营业。表妹每天都以花一样的笑脸,迎接着每一个客人。相信,坚强乐观的表妹,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像花一样美丽。(武梅)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