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日子

秋天,穿过一片落叶,带来一阵凉风。山野的菊花,宛若张张孩子脸,笑出童年的模样。

锋利的镰刀,在父亲的挥舞下,沉甸甸的稻穗,一浪一浪地被割下。稻谷开始一粒粒,赶回粮仓。日暮时分,母亲在灶下点燃秸秆稻草,袅袅升起的炊烟,轻淡地萦绕村落。

淡如白菊的日子里,许多文字耕耘我的故土、河流。我撑一只怀旧的船儿,撩开荻花,泊进故乡深处。秋夜里,葡萄架下,守候一声虫唱,白露沾湿我的眼眸。我如一尾搁浅的鱼,停泊时染上了乡愁。

蜗居城市,野兰花像我一样,忧郁地开着。一片一片,守候草长莺飞的轮回。我坚信,任何季节都会有一处风景属于自己。

轻轻地,信手拈花一瓣,我嗅出秋天,一路芬芳。

日子如歌,留下几片音符,抚慰着每一颗疲倦的心灵。

日子是个贼,偷走了父亲――我那仅年过半百的父亲,偷走了一切怀念和惋惜!

总想找个安谧的角落,找个干净的秋日午后,将大把大把已风干了的日子放在水中洗涤,晾在阳台散开。褪去尘世的铅华,让和煦柔软的阳光注入生命。

回忆是风筝,思念好似线绳。所有的情感告一段落,但往事仍旧如风穿堂而过。许多故事来不及结局就已模糊。

俏皮的日子偶尔衔几只咸涩,含几粒甜蜜,让发酵的记忆在皲裂中找到生活的真谛。日子是岁月的灯芯,燃烧着鲜活的生命,入梦时,化作蝶儿,翩翩起舞。

风雨中,飘摇了几十年的乡间土屋,在年复一年的苍老。守候它的是一根枯草,还是一种情怀?

老屋,是谁自以为是地在土砖壁上,镌刻了斑驳的岁月痕迹?是谁无心地搬松了,屋檐沉睡千年的磨刀石?是谁痴情地倚墙角,栽种青苔和野草,蔓延如火?

老屋在秋日里慢慢老去,斑驳的土墙只留下时光的沧桑。疯长的紫云英,在稻场上,一片一片地嬉戏取闹。

我看见了父亲,靠在门栏,佝偻地倚着,有种说不出的忧郁与哀伤。一转身,不见了。夕阳遛下土墙,古槐开始沉默……

一座、两座、三座……

老屋越来越少,我认真地数着。漫上心头的月光打湿,多年珍藏的乡愁。(汪亭)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