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默契

爱人每天睡觉前会看手机,往往睡着后手里还捏着手机,手机中的抖音仍在尽显其风采。于是我便会走过去轻轻地将爱人手中的手机拿掉,此时爱人的手已无半点缚鸡之力,酣睡中的她一脸疲惫。相声表演艺术家苏文茂有一个相声段子《含梨片》,讲的就是夫妻间的默契――老头咳嗽,老伴值夜班,等丈夫睡的时候,给丈夫嘴里续梨,一片又一片,不厌其烦。最后梨片续完,老伴刚好下班时间已到。这并非一个十足的冷笑话段子,而是夫妻和睦默契的体现。生活中,如果我先入睡,也不用担心明天手机没电,因为爱人在给自己的手机充电时,也会把我关闭的手机充上电。第二天清晨,我和爱人最好的“告别仪式”就是打开手机,电量保证是100%。何其崭新的一天,多么秘而不宣。我与爱人的默契,是我们在所谓的“七年之痒”后养成的。此时的婚姻,早已经不在乎朝朝暮暮、卿卿我我,而在乎的是天长地久、来日方长。家里大事小事是爱人全面操持着,我积极配合,她让我往东我便不往西。而我,习惯于这样的耳提面命。夫妻一心其利断金,何乐而不为?

我和母亲的默契,在我儿时就已形成。就如母亲早上必备的早餐:“小宝,你吃鸡蛋还是粽子?”“随便。”“随便是什么?”母亲不再言语,鸡蛋、粽子都准备好,我这个“随便”成了“全部”。一餐一饭间,母亲的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我和父亲的默契,是父亲潜心练字、我惨淡码字。我们互不打扰,却相约在黄昏的某个时间,或出去溜达一会儿;或看看广场舞的热火朝天;或宅在家中,下两盘似乎可遇不可求的象棋。年已古稀的父亲,不是需要我的陪伴,反而多半是父亲在我郁郁寡欢的时候,带着我走向阳光和睿智。下棋时父亲总是“三心二意”,真正是随心所欲不逾矩,我往往杀气十足,却经常被他的绵里藏针一一化解,好似庖丁解牛、蜻蜓点水,父亲告诉我:输赢不重要,心态要好,懂得放下。

父亲和母亲的默契,经常是父亲唱红脸,母亲唱白脸――对待孙子,一个过于宠爱,一个恨铁不成钢。但父亲的博爱厚道、母亲的严肃威信,让孙子口服心服。他们教育我们姐弟三人成人,早已深知家庭教育的真谛,做思想工作既合乎实际又能与时俱进,深得孙子首肯;母亲话糙理不糙、刀子嘴豆腐心,叛逆时期的孙子又爱又恨……

我和孩子也有默契,每天在孩子回家前为他准备一杯牛奶,跟孩子探讨乔丹和詹姆斯谁更厉害……诸如此类。沟通胜在细节,屡试不爽。面对180多厘米高的儿子,我不需要仰望,而是平起平坐地做不是“知己”的朋友,三生有幸,知足常乐。

最让我感动的默契,是不管我的笔耕之路多么艰难,每发表一篇文章,父亲总是拿着文章大声朗读。当我笔耕遇到瓶颈时,他会鼓励我多写孩提时的趣事,发生在身边的乐事,外出的所见所闻,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深以为然。(朱绍学)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