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盏寒露正当时

寒露为霜。雁阵声声。

滴落村庄上空的雁鸣,已然随着晨间的珠露凝结成了寒霜,兀自明丽着。推窗而望的人,出得门来,披了夹衣,望着对屋瓦檐间的白霜默然而立,啁啾的鸟声三三两两滴落在阔大的庭院里,透着几分寂寥,几分宁谧和凉意。是啊,寒露时节,该是秋的尾声了。

而此刻,唯有庭院里的菊花婆婆娑娑地开着,馨香弥散。

在我的乡下老家,平日里,菊花盆就顺着堂屋的台阶一溜儿摆开,而到了秋天,父亲就会将菊花一盆盆摆到庭院椭圆形的花园墙边 。及至时序进入九月,菡萏的骨朵就会辰星一般密密匝匝从叶丛中探出头来,不知是哪一刻,倏忽之间大朵的骨朵就绽放开来。这时候,便是赏菊的佳期,我总会欣然返乡,和年迈的父亲在阳光浓郁的午后,端了小凳,泡一杯菊花茶,斜倚在厅堂的台阶上,品茗赏菊。是啊,菊花虽不是花中皇后,却是极能耐得住寒霜的,也唯有在寒霜来临时方能荼蘼开放,这便是菊花的品格了。当然,赏菊更是因为菊花之品种繁多,花色迷离,于品茗的间隙相视而望,让人顿觉菊花茶之馨香浓郁、绵长,让人的肺腑之间流溢着一份宁谧和透亮。菊花为常用中药,古人称之为“延寿客”,具有疏风、清热、明目、解毒之功效,在我的家乡,寒露时节人们便热衷于饮菊花茶。

寒露时节,气温日渐转寒,把盏对饮却是家乡人民闲暇时日里的最爱。

把盏对饮,饮的是一份悠然情怀。

寒露时节,作物已然颗粒归仓,山野之间,留在大地之上的唯有鸟雀的食粮了,繁忙一季的人们便休闲下来。为了庆贺丰收,邀约三五好友,于晴日的午后,在厅堂之内相互围坐,饮一份怡然自得,话一场农事闲话,相互之间多了一份沟通,多了一份理解与慰藉。话语间,亦为明春的农事做着一份打算。厅堂之内,有着你方停杯我举杯的其乐融融与欢欣。

当然,寒露时节,漫步山野赏野菊花未尝不是一场舒心的“旅行”。

秋菊“野”。不论是沟壑谷地,不论是崖边石缝,还是田间地埂,它们总能优雅地迎着秋风,铺天盖地地生长着,顽皮戏谑。沧桑古树下,它们斜倚了身子,不拘小节;山道边,它们扶了草茎一味地伸长柔弱的脖颈;村舍的墙角里,它们藏匿了茎叶,向着秋风,露出明媚的笑脸。因此,野菊花是季节养育的秋的宠儿,不择地,不择友,只要一阵奔跑的风送来秋的讯息,它们就漫天遍野地铺排开满目惊喜,向高远穹苍掏出养育一季的笑靥。于是,顺着山道缓步而行,漫山的野菊花就像随手拧亮的灯盏,肆意地明亮着,照耀着你我的眼眸和爱恋,让人心生惬意。

眼下又是一年寒露时,故园庭院的菊花该是弥漫出一片馨香了吧,此刻,如水的月色清辉洇湿了大地,明朝,山野的草茎上当时薄霜晶莹了,如若可能,就让我今夜乘着月色的马车返乡,就着月色菊香,独饮一杯清凉与念想。(任随平)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