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跃:急救包就是我的武器

 

陆跃:急救包就是我的武器

“都过去70年了,国家还一直惦记着我们……”10月21日,淮南卫生学校工作人员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送到陆跃手中,这位91岁的抗美援朝老战士情绪有些激动。

陆跃,江苏泗阳人,1929年生,1949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被分配到90师269团2营门诊室担任学员。学习期间,他认真踏实,敷药、包扎、缝合等外科技能很快扎实掌握,而这很快就运用在了抗美援朝的战场上。

1951年3月,陆跃和他的战友们乘坐“闷子车”赶赴朝鲜作战。入朝后,他被调至中国人民志愿军炮7师21团2营5连,担任连卫生指导员。

“我们是炮兵部队,在前线阵地有指挥所,指挥员指到哪就要打到哪,要打得准、打得狠、打得快!”陆跃说,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炮兵是志愿军对地面目标实施火力突击的骨干力量,前线设置指挥所,发射阵地则离前线有一定距离,他的工作就是负责抢救发射阵地的伤员。

“我们卫生员基本上不摸枪,急救包就是我的‘武器’,包不离身,阵地上哪里有伤员我就上哪去。”陆跃说,炮兵一个连配备一名卫生员,战斗中看到有人受伤,他便立即冲到跟前,对伤员伤口进行紧急处理。在残酷的战争中,由于美军对运输线的持续轰炸,志愿军一些必要的供给无法保证,美军士兵都配发止疼用的吗啡,志愿军部队则长期处于缺医少药的状态,陆跃的急救包里,长期没有药品,只有一些止血带。

“同志们受伤,我看着心里都在滴血,可是没有药啊!我只能给他们尽快止血,第一时间包扎。”对于伤势较轻的战友,陆跃对伤口进行处理后便将对方架着带下阵地,伤势较重的则尽快抬到后方战地医院,再由医院转送回国。

陆跃所在的炮兵发射基地,离前线往往有一定距离,部队在战斗中伤亡比例也相对较小。虽然如此,阵地也时常遭遇敌军飞机和大炮的轰炸,一段时间下来,陆跃已经能从炮弹呼啸而来的声音中准确判断落点,“落得近时就赶紧趴下躲避,落得远的就不管它,该去抢救伤员还得去抢救。”

陆跃说,当时许多前线阵地上,战斗双方医疗设备上的差距显而易见,武器装备更是优劣悬殊,但志愿军战士们都有着保家卫国的决心,大家怀着赶走美帝国主义的必胜信念,“只要上了战场,同志们便早已不顾什么生死,都奋勇地往前冲了。”

“上甘岭战役惨烈程度前所罕见,双方你上来、我下去,我上来、你下去,反复争夺阵地,伤亡太惨重了!”陆跃说,几十年过去,他已记不清在朝跟随部队转战了哪些阵地,但他清楚地记得部队配合参加了上甘岭战役,他也目睹过上甘岭的残酷场面,“为了和平,同志们真是拼死坚守住阵地,换来了最终的胜利。”

“那段历史永远都不会忘,不能忘,不敢忘,也忘不了啊!”陆跃感慨道。

1953年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陆跃随部队回国。因在朝战斗中英勇顽强抢救伤员,他被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三等功,奖状上写到:这不仅是个人的光荣、全军的光荣,也是人民的光荣、祖国的光荣。

从军以来,陆跃共被记三等功、四等功各三次。复员后,他积极投身社会主义建设,为新中国的卫生事业作出了自己的贡献。(记者 吴巍 廖凌云)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