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寿才:我在上甘岭战役负了伤

冯寿才:我在上甘岭战役负了伤

1951年2月间,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深入持续,时年20岁的冯寿才随大部队从大西南剿匪战场撤出,开赴朝鲜战场,投入到形势更为严峻的战争中。

冯寿才是陕西富平县人,1949年10月,18岁的冯寿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加入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红军团,随后进入大西南剿匪。这支红军团走出许多共和国将军,后来有了“百将团”的美誉,以打大仗、打硬仗、打恶仗而著称,深得信任。在朝鲜战场紧迫之时,红军团所在的大部队整建制赴朝作战。

冯寿才随大部队开到中朝边境,夜晚刚过完江,即经历惊心一幕:敌机似有察觉,瞬间投下大量照明弹,夜间顿如白昼,志愿军立刻钻入路边的玉米地里隐蔽,才没被敌机发觉。飞机怪叫着盘旋了一阵,才狐疑地飞走,算是有惊无险。

朝鲜多山,冯寿才所在志愿军的后勤保障极为困难,除枪支弹药等作战装备外,战士们还得背着干粮袋和菜袋子行军。体弱和生病的战士常常不堪重负,每到吃饭时,便安排先吃他们袋中的干粮和菜,以减轻他们的重负,到下一次饭点,再吃别人带的干粮。

冯寿才所在部队刚入朝时,正是志愿军向南迅速推进之时,战场已越过三八线,当时的汉城已在志愿军手里。迅即,美军的反扑开始了,借助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和充足的后勤保障重夺汉城。当时,战况激烈,在敌机高强度空袭下,志愿军后勤保障极为不足,冯寿才他们忍饥挨饿,一个礼拜吃不到粮食,只能在雪地荒野捡拾能吃的东西填肚子,渴了只能吃雪,条件极为艰苦。美军和志愿军在三八线拉锯,转入战略对峙。

双方打打停停,直至1952年10月,惨烈的上甘岭战役打响。冯寿才所属炮兵,在上甘岭以炮兵及火器阻击美军装甲坦克进攻,双方展开鏖战。敌军先以飞机轰炸和炮火开道,铺天盖地。阵地上,坑道里、猫耳洞里,志愿军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双方争夺激烈,白天丢的阵地,志愿军利用夜间夺回来,就这样,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反反复复,缠斗不休。就是在这样的战斗中,一次一颗飞来的炮弹在冯寿才不远处爆炸,霎时弹片卷起砂石袭来,冯寿才腿部受伤鲜血直流。卫生员作了包扎后,让他退出阵地到后方,冯寿才不愿意,表示轻伤不下火线,一直留在上甘岭战场上,坚持了个把月,直至战斗结束。伤势好转后,他还时常在战场上背负伤员,与战友们关系融洽。除了腿部负伤,在上甘岭,冯寿才的一只耳朵也被震坏。此后,在另一场战斗中,冯寿才在敌机轰炸中落水,另一只耳朵进水,在救治过程中弄穿鼓膜,落下重听。

上甘岭战役立功授奖时,冯寿才获得三等功。此后他随部队继续转战,直至1954年随大部队从朝鲜归国,5月初回到浙江,随后便到了五四青年节。对这个时点,冯寿才的记忆很清晰。

回国后,冯寿才继续留在部队,前后到郑州、唐山、北京、沈阳上了4次炮校。炮兵是个技术活,有测量,有计算,没有基础是得不到提高的。此刻,冯寿才感到文化不足的缺憾。后来,他先后到浙江、江苏、安徽等地部队工作,1978年以正营级转业到淮南市公安局工作,直到退休。

冯寿才退休后在市公安局家属院生活,现近90岁高龄,身体状况不错。只是随着年事渐高,战争留下的听力障碍愈加明显,基本听不见了,就是靠喊也没法对话。因此,对他老人家的采访,大多要靠拿笔写出来才知,为此,老人家中备下了书写板,供他与人交流之用。一旦说起抗美援朝经历,老人家便显出很足的精神头。(记者 张雪峰 左琳琳)

(责编:汤宁  初审:孙继奎  终审:沈国冰)
文章标签: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